忍者ブログ
「僕達は、巡り続ける。」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20 (金) 01:2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NoTitle
石榴
好强悍,pvz都能成文!膜拜一个
我还以为Snow pea会和火炬有些那啥呢……


NoTitle
植物
他们完全水火不容嘛,靠在一起都做不到……
其实火炬树跟双发的最终CP是火炬树跟机枪射手啊,机枪射手是双发的升级版= =


NoTitle
北極漫遊中的鬼
絕對贊成火炬樹樁和機槍射手,他們簡直是絕配啊

另外覺得冰西瓜也不錯呢!
啊,下篇請加入毀滅?的戲份!!!!!他和面癱冰凍?的互動啊(搖晃)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标题跟内容毫无关系。
说来我究竟多久没更新了?(扶额)

-

最近基本上又死在山上了。

?嘿,48级,血精AM,荒芜之地死命地做着任务,3天升了5级……
从荒芜飞ALX的途中,在洛克莫丹上方,月亮非常漂亮。
23546.jpg

呒噫,8级,牛头小?,莫高雷。
345234623.jpg

下副本下的快要死了。AM奶妈什么的……杯具啊……

-

对了重头戏……

给鬼鬼的植战个人志(最后一晚上凑页数)的Guest文,它……居然是文呢。这种东西也能写文的我……真是够了是吗。
鬼鬼说可以放出,那么就放吧。因为时间仓促和页数不足,文章本身是前篇,后篇待补,不过可以当做完整的文来看,欢迎大家来赌一下攻受(够了!)

是说,我又萌上了什么冷门东西的冷门CP并且还勇往直前地写了文是吗……唉……


* 原作游戏: PlantsVsZombies(植物大战僵尸)

* 类型:拟人(性格捏造一定有,被雷了不管我的事……

* CP:Torch Wood(火炬树) & Repeater(双发射手)

* 避免翻译问题,人名全部都是英文。

Snow Pea 雪花豌豆
Torch Wood 火炬树
Repeater 双发射手
Sunflower 向日葵
Peashooter 豌豆射手
Wall-Nut 坚果墙
Tall-Nut 高坚果
Imitater 模仿者




[ with out any word ]




Snow Pea看起来快脱水了,他虚弱地指指三米外的热源。
“这是Torch Wood,其他事情自己问他吧……我去冰窖蹲一会儿。”
Repeater抬头看了看温度计——真是太好了,半空中打个蛋落地之前都能熟。
“哟伙计们,今天开始我在这儿工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Torch Wood得意洋洋地甩甩脑袋,Repeater看了看他“火”红的头发,扁了扁嘴。
“……跟我到外头来谈吧,从你进来开始空调就在超负荷——这里有个受不了高温的冷鬼,如果再跳闸一次估计那家伙就不肯从冰窖里出来了……”
Repeater随手将外套丢在椅背上,门外面是灿烂到刺眼的阳光,这种天气僵尸都不会肯出来乱跑,除非你给他们每只配备阳伞。
“Sunflower会高兴的……真该死。”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笑骂着伸了个懒腰,Torch Wood一瞬间有些呆然,而Repeater回过头来招呼他:
“嘿伙计,我去隔壁投手那儿借几个冰瓜消暑,你可以在路上来个自我介绍。愣什么神呢?快点出来。”
Torch Wood一瞬间有些被晃了眼。

“所以说,你可以让我们的攻击力加倍?我是说,除了那个天然造冰机——嘿Snow我警告你不要把西瓜刀冻起来!”
Repeater拒绝让Torch Wood帮他切西瓜,Torch Wood自觉地蹲在门口看他跟Snow Pea笑闹。
“上面来消息了,我们明天大概要跟僵尸约会。”
Peashooter从后面冒了个脑袋,他冲新成员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又皱着眉补充了一句。
“Rep你要不要开个作战会议什么的?”
“没那个必要——就像往常一样,记得提醒Wall-Nut别睡过头,还有他尖牙利齿的校友。”
Repeater将刀插在砧板上,嚣张地笑着将一盆子的西瓜递给他们的新战友。
“而你呢,明天将跟我们一起出战。”
Torch Wood站起来接过西瓜,它们一瞬间就解冻了。
“尽管站在我身后吧,这温度对僵尸来说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的是很好听。”
Repeater拍拍他的肩,眨了眨右眼,像个孩子那样咧嘴笑起来。
“如果你真的有资格进第一战线,证明给我看吧。”
虽然提升了战力,甚至在装备上?添了铁桶,然而僵尸似乎也厌倦了在这种酷暑之下扒别人家的墙头,没用多长时间就节节败退逃了没影。射手们大获全胜,而Torch Wood只用了两小时二十分钟,就成了明星。
尽管并没有参加这次战役,Snow Pea也难得地和其他战友们凑在一起开庆功会。他们火红炽热的朋友成了主角,Torch Wood哈哈一笑表示没有大家的子弹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树桩,然而Sunflower对他大加赞赏,说他像太阳一样闪亮,让身后的同伴们充满了安心感。
——虽然敌人变强了,但今天阳光充沛,Sunflower也干劲十足,这是取胜的原因之一。
战后报告的工作永远落在一个人头上。
Repeater望着几步远的同伴们,思考了很久,郑重地添上一句。
——Torch Wood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他为第一战线?添了超乎寻常的力量,这是取胜的另一个原因。
“哇哦Rep,我第一次看到你给别人这么高的评价。Torch你真不简单!”
Peashooter显然是喝多了,他跳来跳去地给每个人塞啤酒。
“嘿嘿Rep,有了Torch,就算没你我一个人也能应付的过来!双倍的攻击力啊哈哈!”
“没那么夸张,Pea,你喝多了吧!”
“Torch你别耍谦虚,跟你的形象不符……咯!来干杯!”
屋子里嘈杂极了,Repeater皱着眉给报告书签字,Torch Wood举起杯子望过来,也许脸上还带着些挑衅意味的笑容。他放下笔抓起酒杯,丝毫不示弱地回应着做出干杯的动作,仰头灌下去。

暴雨倾盆,Repeater怀里的钱包也湿漉漉的,他把无用的东西丢掉,将钞票塞进裤子口袋。失主的叫骂渐渐远离了,他警?地从巷子口钻出来,淋湿的头发遮住了视线,他将头上的水甩掉一些,顺着墙根往“家”的方向跑过去。
——但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喂小野狗,刚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有人绊倒他,给了他下巴一拳,在他眼冒金星的时候将他刚刚塞进口袋的纸币掏出来,再嘻嘻笑着将耳光甩在他脸上。
“这里是我们的地方,你呢,就回贫民区吧!听说那儿晚上经常有僵尸游荡,希望你能做个好梦!哈哈!”
那人又在他脑袋上踩了几脚,终于尽兴地哼着曲子走开了,溅起的污泥让他本来就不太看得出颜色的外套更脏了一些。
“……可恶。”
Repeater忍着痛坐起来,他很饿,伤口在痛,他胡乱地将额前遮挡视线的头发甩向脑后,雨还在下,他攥紧了拳头。

“Rep,你没事吧?”
Peashooter好像有些担心。
“……不,没事……做了个梦而已。”
Repeater将脑袋上的冰袋挪下去,外面还在下雨,风也很大,Torch Wood脸色难看地关上窗户,从地上捡起被吹飞的僵尸资料。
“Sunflower说她会努力,但这个状况最危险的是你。”
Snow Pea语气跟平常没什么变化,但他两手攥在一起很久都没有放开,指节都在发白。
“这种热度还想出战,是不可能的了。”
Repeater忽然怒气冲冲地挥开上来试温度的手,Peashooter吃痛地叫了一声。
“让我出战,这是命令。”
“……Rep,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Snow Pea将文件丢在他面前:阳光不足,减少消耗,用Peashooter换下Repeater排双战线,Torch Wood照常出战,尽量速战速决。
“……Pea的双战线,跟我的单战线,在能量消耗上不是一样的吗!”
Repeater怒指一旁的Peashooter,Torch Wood走过来将他的胳膊压下去。很烫,很痛,Repeater怒气冲冲地瞪着他,Torch Wood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倒回病床上。
“Rep,前期速度上,Pea的优势是无与伦比的。”
“……”
“就请你把战线交给我们一次吧。”
Torch Wood神色很平静,而这一回连Snow Pea都默默地点了头。

虽然很艰难,但他们赢了。
Sunflower平淡地向Repeater描述了战斗的惨烈场景。虽然攻击力不高,但能量消耗较少的Peashooter为阳光的积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前锋的Torch Wood一次又一次地倒下去,又站起来,在每个人前面,火红地燃烧着,像是第二个太阳,无论受伤多重都坚定地笑着告诉他们,没事,有他在。
“Snow替你写好了战斗报告,要拿过来给你签字吗?”
“……滚。”
Repeater冷冷地拒绝了。

因为这一次的打击,僵尸的进攻转移到了高处,隔壁的投手阵营忙碌了起来。然而天气渐渐好转,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多,Sunflower偶尔会带着作为手信的西瓜或者黄油来给他们一些惊喜。Torch Wood站在门口迎接客人,Snow Pea跟他的关系也亲密了不少——尽管他依然会抱怨热的不行,并且一如既往地拒绝与Torch Wood呆在同一条战线上。

Repeater两眼无神地躺在床上,忽然想起在街头混迹的那些日子。他每天都在变强,变强然后保护自己,为了活下去。他一如既往的固执、骄傲,拒绝了每一个善意或恶意的邀请,他只是想独自一个人往上爬,站在顶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第一次作为领队参加僵尸防卫战并获得胜利的时候,Peashooter在庆功会上喝的满脸通红,兴高采烈地表示终于有进攻主力,也不用再那么辛苦,他们将一往无前地战斗到最后一刻,见证僵尸王的败退。
那时候Snow Pea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前锋就交给你了。”
前锋就交给你了。
——你是无可替代的。
Repeater捧住脸,默默地骂了一句该死。

僵尸突袭。
夜晚的前院并不平静,阳光不足,蘑?们还在后院做着阵地防御,临时的转移需要时间。
Repeater脸色平静地背起他的武器,Peashooter哑然地望着他,Torch Wood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而Repeater只是默默走到门口,拧开锁。
“作战会议还没有结束……”
“没有那个必要,就跟往常一样……前锋,我一个人就够了。”
他关上门。

“嘿你们这群恶心的东西,想吃掉我吗?”
他手持双枪,笑嘻嘻地面对越聚越多的僵尸大军。
“那么来吧!让Repeater教教你们什么叫真正的地狱!”
他冲出草坪,子弹在前方拼出一张网。

Torch Wood出院的时候,那场突袭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依然只是模糊地记得那场惨烈得几乎可以记入史册的战斗,僵尸们无穷无尽的浪潮席卷了整个草坪。Sunflower坚强地工作着,蘑?们陆陆续续?来——他冲在最前面,却只看见那个绿色的影子却被淹没在肮脏的浅灰中、满身伤口、用尽最后的力气拼杀,子弹耗尽便挥出拳头,血肉被吞噬便红着眼咬回去,像是绝地挣扎的野兽,坚定地、只把背影和僵尸的残骸留给后继者。
Torch Wood与其他的同伴们在看到那个场景之后都呆然了几秒,而Repeater忽然回过头来,高傲地笑着——
“……我不需要同情,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
——他倒下的地方,传来了一片残忍的啃食声。

“……真是,太蠢了,那个笨蛋。”
Snow Pea后来包扎伤口时,露出了很心疼的表情。
“那两个笨蛋。”

Torch Wood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他将倒地的Repeater拉起来,在安慰之前愤怒地给了他一拳。
“……你想逞英雄,不是这个时候!”
Repeater却只是笑着,保持着落地的姿势。
“更何况,就算不需要同情……你也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
Torch Wood攥紧了拳头,将伤痕累累的前锋安置在宽阔的背影里。
“给我醒过来,混蛋!如果你还能攻击,就继续发射子弹!”
他怒吼着,Repeater收回了笑容,挣扎地站起身。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如果你真的有资格进第一战线,证明给我看!”
他再一次执枪而立,将枪管架在同伴滚热的肩头上。

胜利来之不易。
在Repeater和蘑?们击退了最后一只僵尸之后,Torch Wood也倒了下去。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如果能并肩战斗,就好了。”
他嘿嘿笑了几声,吐出一口浓血,在同样不支倒地的Repeater身边安静地闭上火红的双眼,周围堆满了僵尸的残肢断臂。

Repeater引咎辞职并搬离基地之前留了一封信给Torch Wood,Snow Pea唏嘘不已,大为感叹铁血队长居然也会有儿女私情——之后被狠揍,而那时这位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私情”战友正躺平在医院里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Peashooter告诉Torch Wood,Rep似乎说过要去当兵,并且疑惑地反问他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把信拆开看。Torch Wood哈哈干笑两声,无奈地承认他不识字。
“……那我来念给你听?”
“不必了。等那家伙回来让他亲口说给我听吧。”
Torch Wood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打开门向着阳光下走过去,炽烈地燃烧着,像是第二个太阳。

“嘿伙计们,僵尸又想跟咱们约会了,要来开个作战会议吗?”
Peashooter冲着Torch Wood挤挤眼睛,对方豪迈地握着拳头。
“没有那个必要!像往常一样,记得提醒Tall-Nut别睡过头,还有那位神出鬼没的Imitater朋友。”
打开门,阳光极好,草坪休整得完美无缺。
“我们走吧!”

-end-


-


搞不好回去出植战的文本,小薄册子,会场限定,无料配布。
总之……一切都还没定……
PR


追記を閉じる▲
虽然提升了战力,甚至在装备上?添了铁桶,然而僵尸似乎也厌倦了在这种酷暑之下扒别人家的墙头,没用多长时间就节节败退逃了没影。射手们大获全胜,而Torch Wood只用了两小时二十分钟,就成了明星。
尽管并没有参加这次战役,Snow Pea也难得地和其他战友们凑在一起开庆功会。他们火红炽热的朋友成了主角,Torch Wood哈哈一笑表示没有大家的子弹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树桩,然而Sunflower对他大加赞赏,说他像太阳一样闪亮,让身后的同伴们充满了安心感。
——虽然敌人变强了,但今天阳光充沛,Sunflower也干劲十足,这是取胜的原因之一。
战后报告的工作永远落在一个人头上。
Repeater望着几步远的同伴们,思考了很久,郑重地添上一句。
——Torch Wood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他为第一战线?添了超乎寻常的力量,这是取胜的另一个原因。
“哇哦Rep,我第一次看到你给别人这么高的评价。Torch你真不简单!”
Peashooter显然是喝多了,他跳来跳去地给每个人塞啤酒。
“嘿嘿Rep,有了Torch,就算没你我一个人也能应付的过来!双倍的攻击力啊哈哈!”
“没那么夸张,Pea,你喝多了吧!”
“Torch你别耍谦虚,跟你的形象不符……咯!来干杯!”
屋子里嘈杂极了,Repeater皱着眉给报告书签字,Torch Wood举起杯子望过来,也许脸上还带着些挑衅意味的笑容。他放下笔抓起酒杯,丝毫不示弱地回应着做出干杯的动作,仰头灌下去。

暴雨倾盆,Repeater怀里的钱包也湿漉漉的,他把无用的东西丢掉,将钞票塞进裤子口袋。失主的叫骂渐渐远离了,他警?地从巷子口钻出来,淋湿的头发遮住了视线,他将头上的水甩掉一些,顺着墙根往“家”的方向跑过去。
——但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喂小野狗,刚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有人绊倒他,给了他下巴一拳,在他眼冒金星的时候将他刚刚塞进口袋的纸币掏出来,再嘻嘻笑着将耳光甩在他脸上。
“这里是我们的地方,你呢,就回贫民区吧!听说那儿晚上经常有僵尸游荡,希望你能做个好梦!哈哈!”
那人又在他脑袋上踩了几脚,终于尽兴地哼着曲子走开了,溅起的污泥让他本来就不太看得出颜色的外套更脏了一些。
“……可恶。”
Repeater忍着痛坐起来,他很饿,伤口在痛,他胡乱地将额前遮挡视线的头发甩向脑后,雨还在下,他攥紧了拳头。

“Rep,你没事吧?”
Peashooter好像有些担心。
“……不,没事……做了个梦而已。”
Repeater将脑袋上的冰袋挪下去,外面还在下雨,风也很大,Torch Wood脸色难看地关上窗户,从地上捡起被吹飞的僵尸资料。
“Sunflower说她会努力,但这个状况最危险的是你。”
Snow Pea语气跟平常没什么变化,但他两手攥在一起很久都没有放开,指节都在发白。
“这种热度还想出战,是不可能的了。”
Repeater忽然怒气冲冲地挥开上来试温度的手,Peashooter吃痛地叫了一声。
“让我出战,这是命令。”
“……Rep,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Snow Pea将文件丢在他面前:阳光不足,减少消耗,用Peashooter换下Repeater排双战线,Torch Wood照常出战,尽量速战速决。
“……Pea的双战线,跟我的单战线,在能量消耗上不是一样的吗!”
Repeater怒指一旁的Peashooter,Torch Wood走过来将他的胳膊压下去。很烫,很痛,Repeater怒气冲冲地瞪着他,Torch Wood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倒回病床上。
“Rep,前期速度上,Pea的优势是无与伦比的。”
“……”
“就请你把战线交给我们一次吧。”
Torch Wood神色很平静,而这一回连Snow Pea都默默地点了头。

虽然很艰难,但他们赢了。
Sunflower平淡地向Repeater描述了战斗的惨烈场景。虽然攻击力不高,但能量消耗较少的Peashooter为阳光的积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前锋的Torch Wood一次又一次地倒下去,又站起来,在每个人前面,火红地燃烧着,像是第二个太阳,无论受伤多重都坚定地笑着告诉他们,没事,有他在。
“Snow替你写好了战斗报告,要拿过来给你签字吗?”
“……滚。”
Repeater冷冷地拒绝了。

因为这一次的打击,僵尸的进攻转移到了高处,隔壁的投手阵营忙碌了起来。然而天气渐渐好转,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多,Sunflower偶尔会带着作为手信的西瓜或者黄油来给他们一些惊喜。Torch Wood站在门口迎接客人,Snow Pea跟他的关系也亲密了不少——尽管他依然会抱怨热的不行,并且一如既往地拒绝与Torch Wood呆在同一条战线上。

Repeater两眼无神地躺在床上,忽然想起在街头混迹的那些日子。他每天都在变强,变强然后保护自己,为了活下去。他一如既往的固执、骄傲,拒绝了每一个善意或恶意的邀请,他只是想独自一个人往上爬,站在顶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第一次作为领队参加僵尸防卫战并获得胜利的时候,Peashooter在庆功会上喝的满脸通红,兴高采烈地表示终于有进攻主力,也不用再那么辛苦,他们将一往无前地战斗到最后一刻,见证僵尸王的败退。
那时候Snow Pea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前锋就交给你了。”
前锋就交给你了。
——你是无可替代的。
Repeater捧住脸,默默地骂了一句该死。

僵尸突袭。
夜晚的前院并不平静,阳光不足,蘑?们还在后院做着阵地防御,临时的转移需要时间。
Repeater脸色平静地背起他的武器,Peashooter哑然地望着他,Torch Wood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而Repeater只是默默走到门口,拧开锁。
“作战会议还没有结束……”
“没有那个必要,就跟往常一样……前锋,我一个人就够了。”
他关上门。

“嘿你们这群恶心的东西,想吃掉我吗?”
他手持双枪,笑嘻嘻地面对越聚越多的僵尸大军。
“那么来吧!让Repeater教教你们什么叫真正的地狱!”
他冲出草坪,子弹在前方拼出一张网。

Torch Wood出院的时候,那场突袭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依然只是模糊地记得那场惨烈得几乎可以记入史册的战斗,僵尸们无穷无尽的浪潮席卷了整个草坪。Sunflower坚强地工作着,蘑?们陆陆续续?来——他冲在最前面,却只看见那个绿色的影子却被淹没在肮脏的浅灰中、满身伤口、用尽最后的力气拼杀,子弹耗尽便挥出拳头,血肉被吞噬便红着眼咬回去,像是绝地挣扎的野兽,坚定地、只把背影和僵尸的残骸留给后继者。
Torch Wood与其他的同伴们在看到那个场景之后都呆然了几秒,而Repeater忽然回过头来,高傲地笑着——
“……我不需要同情,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
——他倒下的地方,传来了一片残忍的啃食声。

“……真是,太蠢了,那个笨蛋。”
Snow Pea后来包扎伤口时,露出了很心疼的表情。
“那两个笨蛋。”

Torch Wood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他将倒地的Repeater拉起来,在安慰之前愤怒地给了他一拳。
“……你想逞英雄,不是这个时候!”
Repeater却只是笑着,保持着落地的姿势。
“更何况,就算不需要同情……你也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
Torch Wood攥紧了拳头,将伤痕累累的前锋安置在宽阔的背影里。
“给我醒过来,混蛋!如果你还能攻击,就继续发射子弹!”
他怒吼着,Repeater收回了笑容,挣扎地站起身。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如果你真的有资格进第一战线,证明给我看!”
他再一次执枪而立,将枪管架在同伴滚热的肩头上。

胜利来之不易。
在Repeater和蘑?们击退了最后一只僵尸之后,Torch Wood也倒了下去。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如果能并肩战斗,就好了。”
他嘿嘿笑了几声,吐出一口浓血,在同样不支倒地的Repeater身边安静地闭上火红的双眼,周围堆满了僵尸的残肢断臂。

Repeater引咎辞职并搬离基地之前留了一封信给Torch Wood,Snow Pea唏嘘不已,大为感叹铁血队长居然也会有儿女私情——之后被狠揍,而那时这位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私情”战友正躺平在医院里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Peashooter告诉Torch Wood,Rep似乎说过要去当兵,并且疑惑地反问他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把信拆开看。Torch Wood哈哈干笑两声,无奈地承认他不识字。
“……那我来念给你听?”
“不必了。等那家伙回来让他亲口说给我听吧。”
Torch Wood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打开门向着阳光下走过去,炽烈地燃烧着,像是第二个太阳。

“嘿伙计们,僵尸又想跟咱们约会了,要来开个作战会议吗?”
Peashooter冲着Torch Wood挤挤眼睛,对方豪迈地握着拳头。
“没有那个必要!像往常一样,记得提醒Tall-Nut别睡过头,还有那位神出鬼没的Imitater朋友。”
打开门,阳光极好,草坪休整得完美无缺。
“我们走吧!”

-end-


-


搞不好回去出植战的文本,小薄册子,会场限定,无料配布。
总之……一切都还没定……
PR

【2010/01/26 (火) 02:49】 | 光滑卵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3)

NoTitle
石榴
好强悍,pvz都能成文!膜拜一个
我还以为Snow pea会和火炬有些那啥呢……


NoTitle
植物
他们完全水火不容嘛,靠在一起都做不到……
其实火炬树跟双发的最终CP是火炬树跟机枪射手啊,机枪射手是双发的升级版= =


NoTitle
北極漫遊中的鬼
絕對贊成火炬樹樁和機槍射手,他們簡直是絕配啊

另外覺得冰西瓜也不錯呢!
啊,下篇請加入毀滅?的戲份!!!!!他和面癱冰凍?的互動啊(搖晃)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NoTitle
好强悍,pvz都能成文!膜拜一个
我还以为Snow pea会和火炬有些那啥呢……
2010/01/26(火) 03:47 |   | 石榴 #5da2021239[編集]
[管理者用 返信]

NoTitle
他们完全水火不容嘛,靠在一起都做不到……
其实火炬树跟双发的最终CP是火炬树跟机枪射手啊,机枪射手是双发的升级版= =
2010/01/26(火) 19:53 |   | 植物 #58b55ea208[編集]
[管理者用 返信]

NoTitle
絕對贊成火炬樹樁和機槍射手,他們簡直是絕配啊

另外覺得冰西瓜也不錯呢!
啊,下篇請加入毀滅?的戲份!!!!!他和面癱冰凍?的互動啊(搖晃)
2010/01/27(水) 10:37 |   | 北極漫遊中的鬼 #4f014fc0fb[編集]
[管理者用 返信]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