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僕達は、巡り続ける。」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0/20 (金) 01:19】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無題
豆子
=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为何我们同时有一位叫鬼鬼的网友过生日而我们都给她们送了贺礼。。。。。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鬼鬼生日快乐!虽然我迟了一天……(跪)
忘记你的生日真是很抱歉……新的一年也请充实并马鹿(?)并很萌地过下去吧!
跟达令一起祝福你〜

——
本文隐H有请主意(其实是骗人的)。
——


[On the Way]


1 掉色的广告牌

Dante在大半夜开车穿过街区,仪表盘显示车速是限制的两倍,吓走了寻觅食物的夜行动物的同时车轮将一只透明矿泉水瓶轧得咯吱响。
他呼啸而过,正前方的广告牌上颜色掉的差不多,他隐约分辨出“为了您的安全请减慢车速”的字样,一瞬间觉得“哦那真是太蠢了谁会在风华正茂(?)英俊潇洒(骗谁)的大好青春下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随后发现下面一句是“也为正在等待您归来的家人提供一份安全感”,他嘟囔几句,再次瞄了眼仪表盘,恶狠狠咒骂,随后踩下离合器并调整档位将速度指针规整到它合理又合法的角度。
2 打翻的油漆桶

然而就算降低了速度(依然在限速上徘徊),平平安安或者说RP正常依旧不能出现在我们可怜(?)的主角身上。
Dante一脸气急败坏从驾驶座上将门踹开下车砰地关门一气呵成,随后发现自己的鞋底、裤脚以及一部分车身都淹没在了亮蓝色的油漆中。
他呆愣了几秒,犹豫着是去向城管告发有人乱丢油漆桶而且还是没用干净的,要么马上找到附近的油漆售卖店或者正在施工的场所来一番例行(?)踢馆(蛋塔你平常都在做什么……?)的运动,或者是干脆将错就错把车身重新涂装一下顺便给自己也换换色调……“哦不。”他思考了一下最后一个选项的视觉效果,忽然生气起来。“真是太蠢了。”
他怒骂着重新打开车门上车恶狠狠关门一气呵成,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3 指缝间穿过的风

他仰头,妄图凭借迅猛的气流造就某个熟悉的发型。
他伸出手,空气包容过曾经受伤的手掌,穿越指缝而去。


4 座位上的旧杂志

休息站里的食物并不好味,然而尖叫的仪表盘告诉他再不加油就准备暴尸荒野……而且还是在回家的路上。
——不,那实在是太蠢了。
于是主人公帅气地向工作人员招手,威风凛凛地表示自己要求加油并购买一份夜宵,满面笑容地递上信用卡,随即被告知“这里是偏僻地方的小休息站,我们不刷卡”。
“……”
帅气又威风凛凛又满面笑容的主人公表情僵住了几秒,随即打开破破烂烂的钱包清算自己还剩几个硬币。
最终Dante坐在休息站冷冰冰藏兮兮的塑料板凳上,一声不吭享用微波炉加热的汉堡和让人瞬间有了呕吐冲动的速溶咖啡。隔壁的座位上放着一本不知哪年哪月还少了封面的杂志。他捡起来翻看,头几页都是广告,被番茄酱的颜色遮住了大部分。于是他随意打开到中间的位置,对着忽然出现的金发巨乳美女吹了个口哨,随后惊讶地发现那下面的一则微小的寻人启事内容熟悉。
哦。
他默默撇开视线。
人总有?暗的过去。
他一头?线。
但是偶尔翻开这些历史、还挺有趣的……大概吧……?
Dante无奈地在离事务所还有一半路程的偏僻休息站里,望着一则旧杂志上也许99%会被忽视的小消息,想起那年寻人启事的核心人物归家后对着无『杂志/报纸/电视/任何媒体』不在的启事内容的那张嗤之以鼻的脸。


5 划花的CD

补充完能量(“那咖啡真是太TM难喝了……”)的Dante驾驶着油箱重新充满的跑车厥尘而去。朝阳已经洗白了东边的天空,他忽然觉得黎明太过安静。于是他随便摸出某张CD粗鲁地插进播放器,一曲过半却嘎吱作响放不下去。他退出CD仔细端详,花花绿绿的包装背面被划得乱七八糟。他思考了一会儿,直觉告诉他这些划痕的来源绝对不正常。他紧张兮兮地回忆再回忆,忽然间恍然大悟了什么似的笑出声来,嘟囔了句“下次再在车里做一次看看”和“老哥的衣服边还真硬”之类的,将CD丢回了它原本存在的后座软垫之上。


6 无法收起的折叠伞

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敞篷跑车并不适宜在这种天气持续奔驰——特别是在车顶棚“不小心”机能失控的情况下。
Dante望着拉扯到一半就停止了动作的车顶棚唉声叹气,四处搜罗终于从杂物箱中摸出一把破旧的折叠伞,将车停了举着伞把就这么睡过去。
等到一个闪电集中了伞尖以十分震撼的方式——哦毫无疑问那真是十分震撼——将他惊醒,他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即发现,伞骨再也无法回归它本来的乖顺模样。
一旦确定了自己真正的姿态,就再也不会勉强去装作一个乖孩子,或者是冒着丢面子的危险去低头让一小步,直到刀锋染血遍体鳞伤。
就像那年的我和你。


7 衣架上的长风衣

Dante在渐渐消减下去的雨声中回忆起刚刚的梦境,具体情节早已记不清,单单一个画面停留在了大脑中。
黄昏中,原木清漆的衣架上,两件不同色的风衣安静地挂着,互相的阴影都水乳交融,好像它们自始至终都是那样,从来没有离开过。


8 垃圾桶里的纸团

终于可以继续上路的时候Dante找了个垃圾桶将维持着张开姿势的折叠伞丢进去,吓出两只猫,跳出来的同时调出一颗干干净净的纸团,仿佛只是因为它本身而不是任何其他污渍而存在于这里。他忽然觉得有趣,就像人都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恶习——恶魔也不例外。他笑嘻嘻张开纸团,只是一张报纸,接近一周前的头条零散分布在上面,于是他忽然被失望的情绪霸占了,随即回忆起这似乎也是自己最近看过的最后一份报纸。
唔。
Dante望着熟悉的新闻。
还是快回家去。
他如此想着。


9 报纸折成的飞机

于是将皱巴巴的报纸折成飞机,远远地丢出去,想到了家里的那个总是捧着报纸观察事实动向的谁,傻兮兮地笑起来。


10 被撞坏的车尾灯

终于将跑车开进自家后院,歪歪扭扭正要停稳,眼神一瞥望见了门廊上安静皱眉晨读的身影。
Dante小心肝儿怦怦跳,想着“哦Vergil在等我回来呢等到天都亮了”(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早起)激动得将油门当刹车踩(太老旧的笑话了),倒车中的这辆早已破旧不堪的二手车一个鲤鱼打挺(?)冲着车库墙就吻上去了。
尾灯双双壮烈牺牲。
然而主角并不太在意这些——是的,一个曾经亲手破坏了3家事务所5辆崭新跑车7台大排量机车的半恶魔,还能对这些在意什么呢。
他迎着晨光笑得灿烂无比。

“Hey Vergil!I'm back!”




−end(?)−



















“给我滚去修车库。”
哥哥大人鞋底攻击转身开门进屋,Dante捂着留下脚印的面门完败。

−end−
PR


追記を閉じる▲
2 打翻的油漆桶

然而就算降低了速度(依然在限速上徘徊),平平安安或者说RP正常依旧不能出现在我们可怜(?)的主角身上。
Dante一脸气急败坏从驾驶座上将门踹开下车砰地关门一气呵成,随后发现自己的鞋底、裤脚以及一部分车身都淹没在了亮蓝色的油漆中。
他呆愣了几秒,犹豫着是去向城管告发有人乱丢油漆桶而且还是没用干净的,要么马上找到附近的油漆售卖店或者正在施工的场所来一番例行(?)踢馆(蛋塔你平常都在做什么……?)的运动,或者是干脆将错就错把车身重新涂装一下顺便给自己也换换色调……“哦不。”他思考了一下最后一个选项的视觉效果,忽然生气起来。“真是太蠢了。”
他怒骂着重新打开车门上车恶狠狠关门一气呵成,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3 指缝间穿过的风

他仰头,妄图凭借迅猛的气流造就某个熟悉的发型。
他伸出手,空气包容过曾经受伤的手掌,穿越指缝而去。


4 座位上的旧杂志

休息站里的食物并不好味,然而尖叫的仪表盘告诉他再不加油就准备暴尸荒野……而且还是在回家的路上。
——不,那实在是太蠢了。
于是主人公帅气地向工作人员招手,威风凛凛地表示自己要求加油并购买一份夜宵,满面笑容地递上信用卡,随即被告知“这里是偏僻地方的小休息站,我们不刷卡”。
“……”
帅气又威风凛凛又满面笑容的主人公表情僵住了几秒,随即打开破破烂烂的钱包清算自己还剩几个硬币。
最终Dante坐在休息站冷冰冰藏兮兮的塑料板凳上,一声不吭享用微波炉加热的汉堡和让人瞬间有了呕吐冲动的速溶咖啡。隔壁的座位上放着一本不知哪年哪月还少了封面的杂志。他捡起来翻看,头几页都是广告,被番茄酱的颜色遮住了大部分。于是他随意打开到中间的位置,对着忽然出现的金发巨乳美女吹了个口哨,随后惊讶地发现那下面的一则微小的寻人启事内容熟悉。
哦。
他默默撇开视线。
人总有?暗的过去。
他一头?线。
但是偶尔翻开这些历史、还挺有趣的……大概吧……?
Dante无奈地在离事务所还有一半路程的偏僻休息站里,望着一则旧杂志上也许99%会被忽视的小消息,想起那年寻人启事的核心人物归家后对着无『杂志/报纸/电视/任何媒体』不在的启事内容的那张嗤之以鼻的脸。


5 划花的CD

补充完能量(“那咖啡真是太TM难喝了……”)的Dante驾驶着油箱重新充满的跑车厥尘而去。朝阳已经洗白了东边的天空,他忽然觉得黎明太过安静。于是他随便摸出某张CD粗鲁地插进播放器,一曲过半却嘎吱作响放不下去。他退出CD仔细端详,花花绿绿的包装背面被划得乱七八糟。他思考了一会儿,直觉告诉他这些划痕的来源绝对不正常。他紧张兮兮地回忆再回忆,忽然间恍然大悟了什么似的笑出声来,嘟囔了句“下次再在车里做一次看看”和“老哥的衣服边还真硬”之类的,将CD丢回了它原本存在的后座软垫之上。


6 无法收起的折叠伞

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敞篷跑车并不适宜在这种天气持续奔驰——特别是在车顶棚“不小心”机能失控的情况下。
Dante望着拉扯到一半就停止了动作的车顶棚唉声叹气,四处搜罗终于从杂物箱中摸出一把破旧的折叠伞,将车停了举着伞把就这么睡过去。
等到一个闪电集中了伞尖以十分震撼的方式——哦毫无疑问那真是十分震撼——将他惊醒,他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即发现,伞骨再也无法回归它本来的乖顺模样。
一旦确定了自己真正的姿态,就再也不会勉强去装作一个乖孩子,或者是冒着丢面子的危险去低头让一小步,直到刀锋染血遍体鳞伤。
就像那年的我和你。


7 衣架上的长风衣

Dante在渐渐消减下去的雨声中回忆起刚刚的梦境,具体情节早已记不清,单单一个画面停留在了大脑中。
黄昏中,原木清漆的衣架上,两件不同色的风衣安静地挂着,互相的阴影都水乳交融,好像它们自始至终都是那样,从来没有离开过。


8 垃圾桶里的纸团

终于可以继续上路的时候Dante找了个垃圾桶将维持着张开姿势的折叠伞丢进去,吓出两只猫,跳出来的同时调出一颗干干净净的纸团,仿佛只是因为它本身而不是任何其他污渍而存在于这里。他忽然觉得有趣,就像人都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恶习——恶魔也不例外。他笑嘻嘻张开纸团,只是一张报纸,接近一周前的头条零散分布在上面,于是他忽然被失望的情绪霸占了,随即回忆起这似乎也是自己最近看过的最后一份报纸。
唔。
Dante望着熟悉的新闻。
还是快回家去。
他如此想着。


9 报纸折成的飞机

于是将皱巴巴的报纸折成飞机,远远地丢出去,想到了家里的那个总是捧着报纸观察事实动向的谁,傻兮兮地笑起来。


10 被撞坏的车尾灯

终于将跑车开进自家后院,歪歪扭扭正要停稳,眼神一瞥望见了门廊上安静皱眉晨读的身影。
Dante小心肝儿怦怦跳,想着“哦Vergil在等我回来呢等到天都亮了”(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早起)激动得将油门当刹车踩(太老旧的笑话了),倒车中的这辆早已破旧不堪的二手车一个鲤鱼打挺(?)冲着车库墙就吻上去了。
尾灯双双壮烈牺牲。
然而主角并不太在意这些——是的,一个曾经亲手破坏了3家事务所5辆崭新跑车7台大排量机车的半恶魔,还能对这些在意什么呢。
他迎着晨光笑得灿烂无比。

“Hey Vergil!I'm back!”




−end(?)−



















“给我滚去修车库。”
哥哥大人鞋底攻击转身开门进屋,Dante捂着留下脚印的面门完败。

−end−
PR

【2009/01/12 (月) 18:01】 | 光滑卵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

無題
豆子
=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为何我们同时有一位叫鬼鬼的网友过生日而我们都给她们送了贺礼。。。。。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無題
=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为何我们同时有一位叫鬼鬼的网友过生日而我们都给她们送了贺礼。。。。。
2009/01/15(木) 17:51 |   | 豆子 #2c12a22508[編集]
[管理者用 返信]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